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财经频道>国内财经>正文

国储豆拍卖“加量降价” 现货豆释放时间不多了

http://www.aweb.com.cn 2020年08月27日 09:53 农博网

  国储大豆拍卖增量调价,预计拍卖将持续到9月上中旬,目前东北产区新季大豆长势良好,距新豆上市仅剩1个月左右时间,继续下调拍卖价格的概率较大,留给现货大豆释放的时间越来越少。

  上周,国储国产大豆拍卖重返黑龙江和内蒙古“主战场”之后,呈现出许多新亮点:其一,豆源生产年份分别为2017年、2018年、2019年,参拍主体选择余地大;其二,两轮投拍总量均在9万吨以上;其三,拍卖价格“跳楼式”下跌;其四,以黑龙江、内蒙古豆源为主;其五,周六中午近13时发布拍卖公告实属罕见。

  受国储拍卖大幅增量和底价大幅下调影响,北方主产区许多人惊叹“豆源太多”“跌价太狠”,引发大豆现货市场恐慌。南方主产区湖北新豆上市后,高昂的价格令市场观望情绪加重,不过雨前豆质量确实“漂亮”,销区市场“你不要他要”,使得产区价格回落偏慢。

  本周湖北豆收获面积将明显扩大,但经历从上周五开始的3天降雨后,田间湿度增大,豆农会出现抢收现象,之后还会有许多大麦茬口豆源陆续入市,其质量与雨前豆相比会有一定差异,价格下行将是必然趋势。

  国储增量投拍 底价大幅下调

  国储大豆拍卖再次转入主产区黑龙江和内蒙古之后,许多参拍主体已不关注地储余下的1.83万吨2018年产豆源,因底价未作调整,以致其拍卖专场自8月14日以来连续流拍,接二连三地大量投拍,令不少拍到粮源的主体匆匆“叫卖”。

  国储8月19日投拍国产豆9.1251万吨,拍卖底价大幅下调,比之前最低的吉林敦化4700元/吨进一步调低200元/吨。其中,黑龙江和内蒙古豆源生产年份为2017年和2018年,投放总量为8.6451万吨,拍卖底价为4500元/吨,成交量为5.0002万吨,最高成交价4670元/吨,最低成交价4500元/吨,成交均价4545元/吨;浙江舟山豆源为2019年生产,投放总量为4800吨,拍卖底价为4600元/吨,依然流拍,令产区持有现货和之前拍卖豆源的贸易商“大惊失色”。

  8月21日,地储之前余下的近1.83万吨2018年产大豆,仍以4520元/吨底价投拍,加上升贴水及其他费用,折算成商品豆价格明显高于国储豆260~300元/吨,结果无人问津,全部流拍。同日,国储豆计划投拍9.1976万吨2017年和2018年产豆源,成交结果超预期,总成交5.3348万吨。其中,黑龙江和内蒙古共成交4.7671万吨,最高成交价4680元/吨,最低成交价4500元/吨,均价4588元/吨,比上轮上涨43元/吨;江苏徐州直属库投拍5677吨,拍卖底价4600元/吨,结果以4780元/吨全部成交。

  出人意料的是,8月22日周六中午时分,中储粮网挂出国储拍卖公告称,定于8月26日上午10时,对产于2017年、2018年的9.8807万吨国产大豆进行拍卖,拍卖豆源分布在黑龙江哈尔滨、牡丹江、七台河、赵光、齐齐哈尔、嫩江,内蒙古鄂旗、莫旗,浙江舟山,安徽蚌埠,江苏徐州共5省11个地市,随后该公告附件的“交易清单”中还有吉林敦化。公示时间的异常,以及清单与公告有出入,加之接二连三地“大吨位”拍卖,给产区带来较大恐慌。

  公告发出之后,市场对价格的揣测便不断涌现,有的认为可能维持前两轮价格不变,有的则认为可能会继续下调200元/吨,这样才能逐渐与新季豆收购接轨。无论如何,大豆现货市场价格已出现明显松动,普通塔豆装车报价由5100~5160元/吨下调至5000~5100元/吨,优质高蛋白品种和分离的大粒型商品豆主流报价已下调至5260~5300元/吨。而拍卖的陈豆经塔选后,装车报价已出现4700~4800元/吨,刚拍出的就有直接“甩单”现象,报价仅4550~4560元/吨。

  国储大豆拍卖预计将持续到9月上中旬,目前东北产区新季大豆长势良好,距新豆上市只有近1个月时间,新陈豆价格应有衔接过程,因此,继续下调拍卖价格的概率较大。建议持有豆源的主体不要抱有过多幻想,留给现货大豆释放的时间越来越少。

  新豆高开受阻 降雨影响质量

  湖北新豆上市已近1个月,前期质量偏差,8月5日后上市的早熟品种“537”和“冀豆12”质量较好,但由于只是零星收获,收购商仓中没有积压豆源,无心理压力;高价抢收的豆源,经晾晒亏秤,加上筛选去杂等费用后,大多收购商感觉无利可图。上周产区刚从田间收获的豆源水分较大,经高温暴晒后,卖出价与高成本的毛粮收购价表面上看趋于合理,实际上因豆源自身水分较大,其利润多随水分而“蒸发”。

  产区收购商任性抬高收购价格,完全超越了市场预期,最高时6500~6600元/吨的产地装车价,逼迫市场加大对陈豆和进口豆的使用量。目前产区没有明显的豆源积压,并非市场都能够接受此价,而是产区今年早豆收获时间拉长,至今主产区收获面积不足10%,大面积中晚熟品种推迟收获,预计8月底9月初产区才会产生收购压力。

  上周产区价格略有下调,石首、公安、江陵、天门、钟祥等地机收早熟豆主流装车价格在6400~6500元/吨之间,部分色泽、干度较好的手工豆装车价仍在6560~6600元/吨;“冀豆12”和杂花手工豆装车价已回调到6320~6400元/吨。

  上周五突如其来的降雨结束了多日高温,同时也阻断了田间收获,预计本周田间收获会再次启动,由于下周仍有间断性降雨,豆农会乘机抢收,豆源可能出现“泥花脸”偏重、水分偏高的现象。同时,因大麦茬口豆源也将陆续收获,其质量明显赶不上油菜茬或蔬菜茬口生产的大豆品质。

  随着集中上市期临近,本周产区宜积极调整收购价格,让市场尽快改变观望状态,若不让市场提前适应行情,进入9月上旬则会形成较大的降幅,届时各收购网点均会出现豆源积压的情况,损失将明显放大,前期的低利润有可能会全部损失在积压货源中。产区收购商切勿盲目抬价抢收,大范围的收割即将来临,毕竟能够接受现行价格的仅是极少数商户。

  今年湖北大豆生产面积增、单产增已成定局,全省大豆总产可达65万~70万吨。超前的上市时间占据了较多的价格优势,但明显超出了市场的承受度,滞后的价格调整让市场倾向于选择进口豆。

  新陈价差较大 终端选择面广

  东北大豆国储拍卖价格明显打压现货行情,而湖北新豆高开后居高不下,南北产区新陈豆价差较大,各类进口豆以低廉的价格大批涌入市场。多数加工商在寻求关内陈豆搭配进口豆使用,生产成本大幅降低,小作坊和小企业相互仿效,导致关内陈豆越缺越有人寻购。

  东北豆价格迅速调整,进入下游市场的价格由最高时的6000~6100元/吨下行到5500~5600元/吨之间,湖北豆流入终端市场的价格也在6680~6750元/吨。因湖北新豆刚收获就流入加工网点,没有经过熟化过程,做豆制品浆稀且不“筋道”,高昂的湖北新豆价格令市场采购谨慎。

  湖北豆区集中收获期明显推迟,许多河南、安徽、山东前期入市的主体面对其高昂的价格,因难以赚取利润而纷纷离开产区返乡。湖北产区收购商改变了以前的经营方式,直接向市场发售的主体越来越多,有的收购商外发价甚至低于在当地出售的价格,更有甚者不择手段抢客户。

  随着集中期收获来临,入市人员减少和产区直接外发,将令产区收购资金出现阶段性断裂。在天气正常的情况下,9月上旬产区会有较大的压力,其价格会比现在至少下降500~600元/吨。

  湖北新豆收获高峰期推后,距河南、安徽大豆上市时间拉近,进入9月中旬,市场对不同类型的豆源选择范围扩大,终端市场便会产生观望情绪。湖北产区自本周起仅有三周的最好销售时机,建议市场经营主体把握好时间节点,尽可能做到不大量压仓。

    (文章来源:粮油市场报,作者:刘从新)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的新闻
推荐图片
广告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