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财经频道>国内财经>正文

调研走访后告诉你 如何满足生猪产业链的避险需求?

http://www.aweb.com.cn 2020年05月07日 10:09 农博网

4月24日,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准大连商品交易所开展生猪期货交易。这是期货市场落实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增加有效金融服务供给的新举措。生猪期货将成为我国期货市场上市的第一个货梯交割品种。

生猪是全球最大的畜牧品种,同时也是我国价值最大的农副品种,当前国内市场规模过万亿元,正常年份年出栏量接近七亿头。2019年因生猪疫情对行业造成巨大打击,出栏量降至5.4亿头,但仍占到全球约一半的生猪出栏量。猪肉产量逾4200万吨,由于近期价格上涨,市场规模已由正常年份的近万亿元上升为近2万亿元,是影响物价指数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生猪产业链以生猪养殖业为中心,涉及饲料加工、兽药疫苗、屠宰、食品加工、物流、零售、餐饮等诸多行业,市场影响力巨大。全国生猪养殖主要地区按照2018年出栏量排序依次为四川省约6400万头,河南省约6200万头,湖南省约5990万头,其次分别为山东省、河北省、湖北省、云南省等。按照全产业链划分,加上饲料加工及其他水产、蛋禽类蛋白生产规模,湖南省居全国首位。

金瑞期货湖南分公司在前期经过大量走访调研了大批饲料加工及生猪养殖企业,深入重要的养殖地区进行调研,充分了解养殖户的实际需求。根据实地调研了解的相关企业,产业链企业关心的问题做出以下内容总结:

一、生猪养殖企业的风险来源

生猪养殖是一个相对标准化的流程,从补栏 4 个月大后备母猪到商品猪出栏历时约 14 个月。母猪8个月大可配种,经过4个月妊娠期分娩得到仔猪,仔猪经过180天左右长成商品猪出栏。其中仔猪0-35天称为“哺乳仔猪”,体重达到7Kg。36-70 天称为“断奶仔猪”,体重达到20Kg。71-110天称为“生长猪”,体重达到60Kg,日增重600-700g。111-150天,体重达到100Kg,日增重800-900g。180天体重达到110Kg。商品猪出生2-3个月体重20-30Kg,是骨骼生长期。随着日龄增长体内水分下降,蛋白质轻度下降,体重达到50Kg后脂肪急剧上升,体重达到 100Kg以上后脂肪开始大量沉淀。养殖的过程中,企业的风险来源主要来自于以下两个方面。

 

 

1、猪周期

猪周期是一种经济现象,指“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怪圈。“猪周期”的循环轨迹一般是:肉价高——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肉价下跌——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减少——肉价上涨。这一周期循环逻辑的背后则是养猪利润的驱动。

养猪的生产成本是构成猪价格的基本要素,包括生产过程中消耗的各种饲料费、固定资产的折旧费、劳动工资管理费、药品防疫费、能源消耗费等。在生猪生产过程中,饲料成本占养猪成本的60%以上,而猪的饲料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粮食。因此养猪行业的盈利关键在于猪粮比(毛猪价格/粮食价格),国家规定,猪粮比5.5:1是,一般养殖是有利润的,民间一般喜欢用6:1的猪粮比来作为盈亏的分水岭。很显然我们可以看出决定猪粮比的分子是生猪价格的波动,而分母是粮食价格的波动,猪粮比的变化即也直接影响猪周期的变化。下图即是从2006年—2019年13年以来生猪价格和猪粮比变化走势图。

 

 

当前我们正经历最特殊的一次猪周期,从2018年5月猪价见底后叠加猪瘟的影响,反弹到2019年10月最高外三元猪达到41元每斤。创下了猪周期的历史记录,具体见下图:

 

 

当下猪粮比已经达到15:1以上,用业内的人士话讲:现在只要能把猪养活就能赚钱。

2.猪瘟

2018年8月3日,中国确诊首例非洲猪瘟疫情,从此一发不可收,最夸张的时候豫北地区、湖南广西交界的地区据内部消息透露,活着的猪不超过千头。抛开猪周期的影响,猪瘟直接决定能不能把猪养活的问题。在2018年之前,可以通过在保险公司买相关保险规避该风险,但2018年猪瘟爆发后,理赔变得相对艰难。虽然政府补贴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养殖户的一定损失,但还是远远不够。

非洲猪瘟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对母猪伤害非常大,下图反应了10年来能繁母猪的变化。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能繁母猪的量从2018年3月-2019年10月直接从3500万头跌至2000万头以下。

 

 

此外非洲猪瘟另外的影响是对“仔猪”的影响,因为猪价上涨,养殖户大量补栏,小猪的价格初期直线上涨,2019年“仔猪”一天一个价格,最疯狂的时候一头25Kg的仔猪价格飙升到700元以上。可是因为非洲猪瘟,导致小猪养殖一段时间,很难成活,补栏的直接导致养殖户损失惨重,养殖户自然开始放弃补栏。仔猪价格又出现了大幅回落。最终由于非洲猪瘟的影响导致养殖户有钱不敢赚,补栏不敢补的状态。这个是本次猪周期拉的很长的最主要原因,价格起来了,但是补栏跟不上。

我国养猪的行业“大而散”,2007 年时全国生猪养殖户总数 8235万户,年出栏超过500头以上养殖场户数12.5万户,占比全国总户数 0.15%,出栏量 1.752 亿头,占比全国总出栏量 21.8%。尽管经过十年的发展,由于环保要求及饲料行业的洗牌等原因,导致大量散养户出局,但是依然未改变该局面。拿2019年的情况来讲,出栏的头部公司温氏股份(30.420, 0.15, 0.50%)牧原股份(125.290, 1.49, 1.20%)新希望(33.020, 0.56, 1.73%)天邦股份(12.510, 0.09, 0.72%)正邦科技(18.690, 0.24, 1.30%)等头部企业加总的出栏量也不足全行业的10%,详见下图。而美国的养猪行业却非常集中,其中排名前十的养猪企业分别为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Seaboard食品、派斯通体系、艾奥瓦Select农场、Maschhoffs、Prestage农场、迦太基体系、JBS、克里斯坦森(Christensen)农场、AMVC管理服务公司。这10家养猪公司的母猪总存栏超过了前40大养猪公司总存栏的60%,且排名第一的史密斯菲尔德食品公司依然是美国最大的养猪公司,2018年的母猪存栏是95万头,占美国前40大养猪公司总存栏的22.42%。

 

 

因此可以基本确定的是,未来中国的养猪行业一定也往进一步集中的方向发展,局业内人士分析,养猪的企业会向西南地区的山区及丘陵地带转移,在养殖企业及区域上进一步集中。

当然养猪行业的风险还有其他方面,比如行业政策,冷冻肉的抛售,国外进口份额,猪瘟之外的蓝耳病等病,牛肉、鸡鸭鱼肉的替代等。但这些因素影响相对时间较短,影响程度较浅。

二、生猪养殖行业的风险管理工具

生猪行业面临的风险分析过后,我们发现该行业的风险管理有较强的特殊性。

首先从猪周期上来讲,猪周期的变化并非线性,且养殖利润取决于猪价和粮食价格对比,因此单一的生猪期货或单一的饲料期货只能都不能较好的对冲猪周期风险,只有将两者结合起来才能有较好的的效果。因此“猪粮比”的保值是对猪周期风险管理的核心。

对于“猪瘟”的系统风险,可以说根本没有任何工具可以对冲,只能通过保险公司设计科学可操作性强的保险合约去规避,形成养殖企业+保险公司+政府,三者共同面对的局面。

1.生猪期货

国内生猪期货筹备多年终于面世。生猪是国内第一个活体交割品种,因此给交割的设计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大商所生猪期货设计遵循16字方针,前置管理、简单交割、会员推荐、事后评价。前置管理指交割的生猪品种、企业规模、是否控食、宰后等级等问题均在前置部分完成,交割期间将不再涉及这些方面问题。交割品种一般为外三元(杜长大),及达到外三元标准的瘦肉型猪。对于交割企业规模要求,“自繁自养”企业生猪年出栏量合计5万头及以上,单场/点年出栏量2万头及以上;“公司+农户”企业生猪年出栏量合计50万头及以上,单场/点年出栏量2000头及以上。生猪交割流程参照现货市场特点但简单化,合约设计交易单位为18吨/手,约为一车生猪的重量,贴近现货市场,方便交割。交割过程实行会员推荐制度,推荐人需为交易所会员,其主要职责是跟踪当地市场,对企业进行业务辅导并协助其进行交割,同时还需按交易所要求做相应记录。交割事后鼓励买方和推荐人对交割情况进行反馈,包括交割信息、屠宰企业信息、屠宰数据反馈和买方客户评价等等。

 

 

生猪期货合约(暂定)

关于交割库也有很多规定。交割地点依据现货市场情况设置,全国20个省市均有生猪交割区域,其中中部8省(河南、河北、山东、湖北、湖南、安徽、江苏、江西)为主,东北、西南、华南地区为必要补充。由于交割区域广泛分布,对于疫情等风险有较高的把控能力。升贴水设计采用多贴少升原则,河南地区为基准地,东北多贴,西南少升。交割厂库设立分两步走,先统一设立交割地区,逐步设立交割厂库。第一批在养殖量、净流出量较大,地区间价差较小的省份设立:河南、湖南、山东、湖北、河北、江西、安徽、江苏。第二批根据现货产业发展情况、价差情况、可供交割量情况等,逐步在其他地区设立:东北地区、陕西、山西、四川、重庆、广西、广东、福建。具体交割升贴水见下图:

 

 

2.猪粮比产品

猪粮比直接决定养殖利润,我们知道饲料成本在养猪的成本中占70%以上,而饲料中玉米占60%-65%,豆粕占比20%-25%。

金瑞期货在去年的调研和实际和养殖户的接触中,大胆提出猪粮比产品的概念,其原理是设计一个封闭的组合期权,通过生猪期货和饲料期货(一揽子玉米豆粕)的组合,直接让养殖户购买期权产品以达到锁定养殖利润的目的,这个方案也得到不少养殖户及饲料企业的高度认可。但是其组合期权的产品设计对于期货公司风险管理服务能力提出较高要求。

3.保险公司猪瘟保单

生猪养殖的很重要的一种工具就是猪瘟保单,生猪期货上市后,如能采用保险+期货的模式,把政府的养猪补贴政策与“非洲猪瘟”的保单购买环节相结合,一定能大力促进保险公司财险部参与生猪养殖中猪瘟险的设计、跟踪、赔付中来。
 

    (文章来源:金融界)


【农博网声明】农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查看更多相关的新闻
推荐图片
广告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