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财经频道>国内财经>正文

原料告急!饲料厂面临停产风险饲料或上涨

http://www.aweb.com.cn 2020年02月12日 09:57 农博网
   畜禽养殖业在猪年还没有逃脱非瘟的困局,在鼠年却又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再次受伤。
  此前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就报道了因疫情封路封村导致猪场缺料的难题,然而疫情触发的连锁反应,让畜牧业上游的饲料厂近期也面临种种问题,其中,饲料原料短缺首当其冲,这一切都让备受磨难的养殖业再次雪上加霜。
  饲料原料短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畜牧业的影响持续发酵,并触发连锁反应,从前期的封路封村导致的养殖户缺料断粮风险,已进化并波及产业上游,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了解到,全国各地饲料厂的原料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告急。
  “现在的情形快难死大兴安岭的养猪户了,大家伤不起啊,希望国家能救救我们!” 这段话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漠河市图强林业局清泉粮店负责人张利军给记者发来的求助文字。短短的文字背后,却有诸多无奈。
  这个春节张利军过得并不快乐,每天看着逐渐见底的饲料原料库存,他坐立不安。“我们这里猪饲料马上就断供了,猪有饿死的可能性。”张利军告诉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当地原料全靠外购,但现在当地封城,拉粮车一车难求,粮库不让进也不生产,让当地养殖户心急如焚。
  张利军平时主要从黑龙江省甘南县进购原料,但当地企业到现在还未开工。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同样在疫情之下谁都难以独善其身。张利军发出的疾呼,正是当下整个行业面临的难题。业内某人士告诉记者,在云南很多饲料厂已经支撑不了两天了,因为豆粕运输过不去,且云南是浓缩料的市场,豆粕消耗巨大,多数企业最多能撑五六天,现在至少有20%的饲料厂停工,很多公司已明确发出通知出来,要把原料货款退回客户。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同时从原料供应端进一步了解了情况。福建省龙岩市兴元粮贸总经理李万元告诉记者,公司现在缺货,不能给客户保证供货。
  饲料厂面临停产风险
  俗话讲,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按照常规,饲料厂通常只备货到年后半个月左右,但突发的状况一下打乱他们的阵脚。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年前大家对玉米豆粕等大宗原料都比较看空导致库存不足,叠加疫情催化下饲企把原料抢购一空,饲料厂可以说哪里能买来就抓紧抢购,但有限的原料与不足的库存让矛盾立刻尖锐起来,不少饲料场正面临“断料”停产的风险。
  广西安佑饲料近期提前从广东的两家分公司调运原料过来解决缺口,总经理梁绍斌告诉记者,这得益于公司采购人员提前预判到这种形势,从而避免了风险,但多数企业并没有及时认清危机,已有很多企业因无原料使用处于半停产和停产的状态,自己身边的饲料厂,多少都有缺原料的情况,但大家都还在生产,只不过是在吃库存而已。
  但在疫情重压下,有的饲料厂甚至无库存可吃。湖北稳海饲料有限公司是湖北家禽协会的会员单位,二月初委托协会发布求购豆粕600吨、玉米3000吨及其他原料1000吨的信息,然而时间过去一周多,饲料短缺的窘境并没有得到缓解,相反持续在加剧。
  “豆粕是对接上了,像石粉、石粒、麸皮等都没有啦,玉米我自个从东北搞了几车皮,货已经到货站了,但拉不回来啊。” 张稳海在电话中,带着哭诉且无奈的语气向记者诉说着他的苦处。但无奈的是,货站白天没工人,晚上道路被封,到货的原料无法拉到厂里加工生产。作为公司总经理的他,由于当下工人短缺,张稳海更是亲自开着货车去货站装货拉料。
  张稳海公司有20万只蛋鸡、60万只蛋鸭的客户养殖量,每天大概吃200多吨饲料,但现在他连库存都没有,公司基本处于停产状态。张稳海痛心告诉记者,“现在客户都已经没有饲料给喂了,有些客户已经开始活埋鸡鸭了”。但放眼全国来看,相比张稳海的这种情况,似乎他还是幸福且幸运的,起码能够拉到货。
  运输端仍是最大拦路虎
  2月10日,是各行各业的复工日,在疫情中困顿数日的企业早想甩开膀子尽快投入生产,畜牧企业也陆续开机工作,不少油厂也复工生产了,这是不是意味原料就能供应上呢?然而就记者采访的情况来看,原料供应的难题仍旧存在,而运输端仍是最大的拦路虎。
  布瑞克农产品集购网研究总监林国发告诉记者,物流的中断是最致命的,特别是一些疫情重灾区,目前饲料原料及饲料配送物流较春节前有所好转,但部分地区饲料及饲料原料配送受阻供应仍旧紧张。
  蔡峰是原料贸易商,常年给江西广东福建等地供应饲料原料。他告诉记者,当地有油厂开工了,原料也不短缺,但问题是从油厂到养殖户之间的运输还没有恢复正常。早在2月4日,农业农村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各地不得以防疫为由拦截饲料运输车辆,但从现实来看,基层防控的过力让高层政策难以落地执行。
  福建原料贸易商陈云(化名)对此深有感触。“首先是封路,地方政府到处封路,豆粕、玉米没法从油脂厂运出来。其次是物流,我联系了一部车从金山上高速被栏住不让上,司机被迫回家里待着去了。”陈云还表示到,“我们贸易商由于物流原因没办法供应客户原料,我觉得很惭愧”。
  此外,运费也是个大问题。陈云介绍,当地物流基本瘫痪,运费是平常的2倍。梁绍斌也告诉记者,广西运输每吨饲料物流就涨了40-50元。同时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交管部门对物流采取的管控措施,让原料紧缺的局面再次雪上加霜。一些从外市回本地的车辆,交通部门一律暂扣驾驶证,待村居委会开证明有居家14天后返还。这意味着每台饲料运输车司机每个月只能拉一趟或至多两趟,让短缺的原料迟迟无法及时供应上。
  陈云对此呼吁道:“畜牧业的生命线无论如何都不能断,他希望地方政府尊重国家政策,尊重老百姓的民生工程,防护抗疫的前提下保证运输的合理通畅,保障饲料原料及时供应。”
  如果说打通运输端就能解决原料短缺的问题,在疫情当下还有点难度。韩修利是中储粮公司此次支援湖北玉米原料的相关负责人,他告诉记者,现在对口支援湖北的部分原料已到港,但现在装卸这块是个瓶颈,把货卡死了,由于装卸是工人作业,工人现在又待在家里出不来,码头也不敢让工人大量集聚作业,严重降低了供应效率。
  饲料涨价潮或将马上来临
  饲料原料的短缺引发成本上涨,也让饲料生产销售面临压力,不少企业已不堪重压。记者了解到,江西新希望从2月6日已对禽料提价,此外还有部分饲料企业进行提价。
  河北邢台养殖户邢敬朝养着200头母猪,近期他去县城买料就突然发现原料都涨价了。“麸皮78斤的在年前售价才57元一袋,年中已经涨到了64元/袋;像玉米,年前不到一块钱一斤,现在也涨到了一块八一斤。而县城的供应商豆粕根本没货,他只能用玉米麸皮预混料支撑着。
  梁绍斌说,现在饲料成本增加很多,不少饲料企业生产面临亏损,预计涨价也是必然趋势,据他了解各个企业都有这样的打算,他猜测应该马上就会涨价,涨幅大概在50-100元/吨。
  不过,大灾面前也有大爱。湖北晨科农牧集团近期在行业共同协助下从原料短缺中脱困,2月10日公司发表声明:面对疫情,国难当头,晨科四家饲料厂力争保证供应不断货,虽然各种原料、物流、人工成本上升,晨科和大家共度难关,三月底前各种饲料不再上浮价格。

    (文章来源:新牧网)


【农博网声明】农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查看更多相关的新闻
推荐图片
广告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