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财经频道>公司>公司报道>正文

母公司拆东墙补西墙 川化股份缺气停工

http://www.aweb.com.cn 2012年03月09日 08:48 农博网

  母公司拆东墙补西墙 川化股份缺气停工

  川化控股将原属川化股份的天然气指标转给泸天化,导致前者在用肥高峰无法开工

  在普遍缺气的状况下,川化控股决定先保障泸天化的天然气供给。

  南方农村报记者 刘虹媛 章四平

  春耕来临,眼下正是化肥企业占领市场的最好时节。然而,全国最大的气头化肥生产基地——四川化工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川化控股)旗下控股公司川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化股份)却因未等来‘救命’天然气,迟迟无法开工,陷入有史以来最大困境。

  川化股份“缺气”并非一日,自其与业务同质性企业泸天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天化)同时将部分股份无偿划拨给川化控股起,基于川化控股采取的“先保泸天化”的举措,川化股份的“缺气”状况便日益严重。

  两公司在天然气上争夺不休,加之在国内天然气普遍供给不足的大环境下,兄弟企业间的恩怨越积越深。

  川化股份成为“弃子”

  2008年9月2日,川化控股无偿接手了川化股份与泸天化两上市公司的部分股权,自此,同处一地、同为气头尿素生产企业的两个公司走到了一起。

  无偿接手的同时,川化控股也表示将根据川化股份和泸天化的实际情况,采取合理有效方式解决两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不过,接下来的举措却令川化股份颇为不满。去年,川化控股提出“先保泸天化,再保川化”的大目标,在这一方向指引下,将当年川化股份用气指标转给泸天化。

  作出这一决策的背景是,自2010年以来,两公司业绩的持续亏损。去年底,川化股份一位领导在安抚职工情绪时对此事解释为,“避免两家上市公司被同时ST,川化控股决定先保泸天化,到2012年再全力保川化股份。”

  不仅如此,川化控股董事长陈晓军在2011年的年终会议发言中还表示“在川化控股的业务重组上,川化、泸天化、天华尿素可互换包装”。这一表态,更令川化股份员工担心泸天化会挂用川化股份苦心建立的“天府牌”尿素品牌。据了解,“天府牌”尿素属全国著名商标,在四川本地市场的影响力远超其它尿素品牌。

  对于川化控股所作的安排,陈晓军希望“川化、泸天化、天华的主要负责人负责,要以集团公司利益最大化为原则”。

  在川化股份员工看来,自己成了确保泸天化扭亏为盈的牺牲品,2011年12月30日,矛盾被激化到顶点:川化股份员工上街抗议,要求涨工资的同时,也提出了退出川化控股。

  全行业普遍缺气

  “矛盾的焦点在于对天然气的争夺。”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断言。

  “川化股份与泸天化的主营业务都是尿素等化肥产品。”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李加楠向南方农村报记者介绍,两公司不但产品直接竞争,又都是气头尿素生产企业。气头尿素企业缺了气,就意味着无法开工,无法正常运作。

  国内天然气极度短缺与价格不断上扬已是不争事实。资料显示,四川省天然气资源量约占全国总量的19%,鉴于当地拥有云天化(16.04,0.00,0.00%)、四川美丰(7.30,0.00,0.00%)、重庆建滔等多家重量级化肥企业,因此,在天然气的供给上一直捉襟见肘。

  川化股份领导在天然气问题上也做了许多争取,其副总经理郭彦就曾在会议纪要中提到,“尽管公司做了很多工作,但天然气供需缺口实在太大,无法争取到足够的天然气恢复生产。”2012年初,川化股份日供气仅为几万方,但其日均用气需100多万方才能正常开工。这几万方的供气在川化股份集团员工眼中,相当于没给。

  与川化一样,因缺气开不了工的公司也并非一家。金元证券化肥行业分析师杨杰透露,“重庆建峰化工(5.50,0.09,1.66%)股份有限公司早已建成的二化项目,也是受制于天然气供应,导致无法正常生产。”

  转型并不容易

  天然气作为一种特殊紧缺资源,在我国是由国家宏观调控控制配额,地方存气量较少。

  在此背景下,化肥企业的用气普遍吃紧。据金融媒体报道,2011年前三季度川化控股计划天然气供应量为8.77亿方,实际供应量为7.66亿方,比计划少了13%。

  尽管川化股份这类老牌化肥企业享有一定配额的计划内化肥气照顾,但由于其价格比市场化的工业用气低许多,“大型天然气企业自然没有动力供气。”上述资深业内人士透露。

  气头尿素生产企业一旦遇到“上头”不给气,又无法在资源竞争中占据上风,就极容易陷入困境。川化股份目前遭遇的就是此类问题。在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李加楠看来,川化股份和泸天化股份要彻底解决缺气难题,必须拓展其他业务链。

  在众多老牌化肥国企中,湖北宜化作为煤气双头企业凭借与鄂尔多斯联合化工的成功合作,在解决天然气运输的同时,也保障了自身天然气供给,做了一次“华丽的转身”,有媒体更是将两者的结合定义为湖北宜化“新的主要利润增长点”。

  与湖北宜化一样,川化股份也企图改气头为煤头,以占据上游资源的方式摆脱现有困境,其频繁投资宁夏煤矿、观文煤矿、古叙煤田等项目即是佐证。但在川化股份内部人士眼中,“对外投资现在效益并不明显,大多在建或建成投资项目因为各种因素还没有达到预期目标。”更有业内人士分析,改气头为煤头,整条生产设备都要重新建设投资,这是一笔不小的投入。对于目前经营状况并不理想的川化股份来说,其成败的关键点在于整个集团资金链能否维系。

  除改变资源供给类型外,中投顾问化工行业研究员李加楠认为,重组是使两家企业的现有问题得以良好解决的出路,他预测,两家公司在明年重组的可能性较大。

  事实上,自2008年起两家公司就开始的重组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川化控股对两公司的收购报告书里就明确表示划转国家股股权“是出于减少组织架构,实行扁平化管理的目的”,但却因两家公司在内部股权不合理、法人单位多、关联交易等问题上,各方一直未能对资产重组方式等重要问题达成共识。

    (文章来源:南方网-南方农村报)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的新闻
推荐图片
广告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