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猎引起轩然大波 到底有益还是有害

  • http://www.aweb.com.cn 2011年09月02日 08:57 CCTV《经济半小时》

  专家评审通过外国来华狩猎野生动物的申请,引起轩然大波

  《经济半小时》将关注野生动物保护。2004年,一部叫《可可西里》的电影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为了保护濒临灭绝的藏羚羊,志愿者在青藏高原不惜牺牲生命和偷猎者展开殊死搏斗,影片引发了人们对藏羚羊和其生存环境的的强烈关注。所以,当前一段时间,开放外国人来华狩猎的消息一经公开,便在社会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纷纷质疑,为什么曾经用生命捍卫的保护动物,现在却要被允许狩猎?难道给钱就能痛下杀手吗? 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走进了外国人来华狩猎申请的评审现场。

  2011年8月5日上午,由国家林业局委托“野生动物猎捕专家委员会”对两起外国人申请来华狩猎的申请进行了评审。各专家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青海省动管站高工表示,在青海,调查的六七种野生动物在野外都有尸体,比如岩羊大概每年有40、50只在野外可以看到它自然死亡的尸体,藏原羚的死亡原因基本上都是自然死亡。

  东北林业大学教授张伟说,采取的补偿方式是要像退耕那样直接打到老百姓的帐号上,还是由地方财政出钱或是用狩猎得到的资金来保障。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论证,这次评审得到在场专家的一致通过,同意外国人来狩猎中国二级保护动物,猎捕岩羊9只,藏原羚7只。

  专家评审会的通过,虽然不具有行政效力,但因其会对最终审批起到重要作用,还是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

  环保人士组织的沙龙上,对通过外国人狩猎的申请进行了讨论,当天到场32人,其中,有25人都是媒体的记者。这场环保沙龙更像是一场特别的媒体发布会。

  环保人士张丹不平地说到,中国人辛辛苦苦,甚至付出生命来保护的动物,却让国外合法地猎杀,已经触及了民众的底线。老百姓要坐牢的事,有钱人有钱就可以玩。还有一个帖子说,要把当年保护可可西里野生动物的英雄故事再拿出来,形成对比,为了钱可以出卖良心,怎么对得起那些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像索兰达杰这样的烈士。

  环保人士张丹对正安旅行社社长王巍质问道,作为一个很资深、从猎很久的业内人士,王巍真正追求的是什么。

  正安旅行社社长王巍解释说,这是个劳动,只要这个事情对社会有利,对野生动物保护有利,是你的追求的东西,杀了它又何妨。

  王巍的正安旅行社,是代理此次外国人来华狩猎的两家旅行社中的一家。大学时就学习野生动物的他是这次沙龙的主角,现在被人质疑从事杀戮野生动物的工作。但王巍坚持说,狩猎可以更好地保护动物。

  正安旅行社社长王巍说,这种生物是生活在当地人那里,他也要生存和发展,也想要电视,想能够像城里人一样开上汽车,就必须侵占野生动物的地盘。

  王巍讲述了他在非洲看到的一幕幕。为了生存和发展,那里的人们正在步步侵占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王巍描述到,大家认为打大象太残忍了,但是大家在消耗牛的时候,把大象挤得一点地方都没有,养牛更残忍,吃牛在某种意义上对野生动物是更大的残忍,栖息地没了。

  这次的争论没有结论,双方各不相让。到底什么人在狩猎呢?王巍带我们认识了一位国际狩猎届赫赫有名的猎人。

  赫克托库勒说,他狩猎因为他爱动物,他有很多收藏,有将近410个等比例的动物模型,梦想要建一个新的博物馆。

  年近耄耋的墨西哥商人——赫克托库勒,他的狩猎足迹踏遍世界各地,他说,五岁第一次开始狩猎他就深深地爱上了这项活动,而中国,是最好的狩猎地之一。

  猎场现状调查:狩猎能更好地保护野生动物?

  能否狩猎,引发了激烈的辩论,反对者从情感上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曾经用生命换来的保护成果居然被用来卖钱,而支持者则认为狩猎有助于野生动物种群的保护和繁衍,一时间还难以判定这两种观点谁是谁非。事实上,要评判这个问题,得要从了解我国目前的狩猎场的现状开始。

  在中国西部,吸引最多猎手的物种就是岩羊。岩羊生活在高海拔地区,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岩羊目前除中国外,只能在尼泊尔看到了。

  青海省海西州的都兰国际狩猎场,被很多国际猎人誉为“世界一流的高原狩猎场”。

  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动物学教授李枫告诉记者,山脊下的一个小坡那里,大概有100多只羊。

  一直以来都有人质疑猎人所谓的“打公不打母,打老不打小”到底能否做得到呢?李枫告诉记者,即便是距离500米以上,通过高倍望远镜和长焦相机,是可以很清晰的分辨岩羊是公还是母的。而像岩羊这种动物,年龄完全可以从角的大小上观察出来。母羊角呈八字型往后长,公羊是横着长,小羊羔的角就很小。

  记者走了几个小时,就看到4群岩羊,每群的数量都在百只上下。除了岩羊外,记者还看到了此次外国人申请狩猎的藏原羚。带路的司机说,,由于这两年几乎没有偷猎存在,野羊已经不怎么怕人了。

  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动物学教授李枫说,这次都兰猎场的实际上,从资源量来讲,开展狩猎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青海省都兰县副县长孟红梅告诉记者,在都兰,有蹄类野生动物已经开始和人类争夺资源,争夺最凶的就是草场。

  青海省都兰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孟红梅告诉记者,由于都兰县不是自然保护区,所以野生动物的栖息地和牧民承包的草场是重合的,所以,野生的食草性动物和家养的牲畜争草的现象显现出来。

  青海省都兰县巴隆乡布洛格村村民宝拉德说,羊和山羊都多了,草场不够,彼此抢的厉害,一般要放炮仗,把它们赶走。

  在青海省林业厅,记者也看到了一些涉及到野生动物争草的两会提案,都从不同的侧面反映出当地野生动物资源,尤其是有蹄类野生动物数量出现大幅增加。但有人提出,既然这个地区有众多的国家级保护动物,为什么都兰设立的是猎场而不是自然保护区呢?

  青海省林业厅副厅长郑杰说,因为猎场是群众的牧业生产基地,草食性动物需要的面积比较大,一旦划成保护区以后,为了保护某些物种,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核心区的群众必须要迁出,所以一旦进入保护区,为了保护某些物种的话,会对群众的生产生活产生影响。

  郑杰告诉记者,在这个区域内一级保护动物数量比较少,二级动物比较多,这里的野生动物数量尚不到稀缺的程度。但正是由于猎场不是保护区,野生动物的保护不得不依靠其他一些国家的生态项目,如天然林保护工程、公益林生态项目的经费,专项保护野生动物的经费几乎为零。

  青海省林业厅副厅长郑杰说,野生动物保护主要是靠林业、行业按照工作职责加大宣传,野生动物专项资金目前没有大的投入,主要是靠工程项目的实施来促进工作的开展。

  长期在野外研究、保护大熊猫的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吕植也表示,当前中国几乎没有多少专门针对某一野生物种的保护经费。

  吕植说,虽然我国在生态保护上不缺钱,但是真正放到某一个物种的保护上面,尤其到县这个层次之后,基本上就没有专项经费,财政上的钱都是专款专用的,比如,种树的钱不能用来保护野生动物。

  那么都兰县野生动物保护的经费又是从何而来呢?青海省都兰县县委常委 副县长孟红梅说,2006年以前野生动物保护的这笔经费主要是来源于国际狩猎场的收入。

  都兰猎场场长航庆加表示,总共接待了882人次,狩猎的数量大概982只。到目前初步统计,800万当中,有50%用于营地建设和车辆购置这些基础方面,30%用于单位自吃自住的人员的供给,在平时巡山和护猎这方面的。20%用于当地牧民雇佣人员、马匹,但大部分还是花在草场的补偿上面。

  曾经给外国猎人做过导猎员的巴桑东里布告诉记者,2006年之前,他们会从猎场拿到草场的补偿,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

  除了对牧民进行一定的草场补偿,狩猎活动本身也给当地牧民带来了一定的经济回报,航庆加算了这样一笔账。

  现在雇一个牧民一天400块钱,一个人三匹马,7天春秋两批就是14天,钱就可观了。6400块钱相当于两个牧民的人均收入。

  2006年以后,国际狩猎场停运。每年用于保护野生动物的经费只有按照人头划拨的12000元。而这些钱,连每年两次的巡山都很难保证。

  都兰猎场场长航庆加说,尤其是冬天,寻山非常艰苦,上山后最少得一个星期,一次去五六个人,秋季和冬季一次,春天还得一次。

  航庆加还告诉记者,都兰猎场在国际上声望颇高。1999年是他们猎场最为兴盛的时候,加上当地雇佣的牧民在内,曾经有30多名职工,但现在仅剩四人。如果再不开猎的话,都兰国际狩猎场也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而由猎场负责的一年两次的巡山也将不复存在。

  都兰猎场场长航庆加说,几十年的狩猎对外国人的印象相当大,到现在好多国家的媒体都打电话联系,等开猎了以后就来打猎。

  青海省是我国野生动物资源分布的重点省区,鸟兽共计400多种。如岩羊,藏羚羊,野牦牛等。在过去的20多年,青藏高原上的野生动物数量一直稳步增长。曾经濒临灭绝的藏羚羊,据不完全统计,现在仅青海省就有8万余只。而岩羊的数量已经从不到1万只增长到了60万只。

  青海省林业厅副厅长郑杰说,尤其是1989年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以后和90年代后期枪法颁布以后,破坏野生动物的现象基本得到了遏制。

  都兰国际猎场过去20余年的狩猎经验证明狩猎对保护有一定意义,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让当地人的切身利益与野生动物保护产生关联,如果当地牧民对野生动物心存怨恨的话,甚至可能会发生下毒事件。

  动物保护人士冯永峰说,这两年人畜冲突很大,前不久青海发生一个案例,牧民本来想去给狼下毒,结果把雪豹毒死了。

  在采访中,很多人都同意狩猎与保护之间最大的关系就是调动起当地人对野生动物保护的积极性。

  正安旅行社社长王巍表示,现在的关键是大家认为,野生动物是国家的,别人偷盗跟自己无关。当地的野生动物一定要跟当地人挂上钩,如果不解决当地人的问题,任何策略都没有用。

  王巍也讲述了国际上对狮子的保护策略,施行狩猎的坦桑尼亚和施行绝对保护不许狩猎的肯尼亚的狮子数量有着很大的差异。

  王巍说,肯尼亚绝对不狩猎,是世界上非常有名的生态旅游国家,但是它只有2500头狮子,狮子下降了50%,而其他国家只是下降了30%。但是坦桑尼亚一直在狩猎,狮子一直保持在17000头到两万头。

  如果可以狩猎的话究竟现在还缺什么?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严格的保护制度之下,适当的狩猎能很好地平衡野生动物数量,不至于在过度保护之下种群过于庞大,超出自然环境的承载能力,而且,国际狩猎能带来不菲的收入,一方面可以有更多的经费投入到动物保护中,另一方面也可以改善当地农牧民的生活。但是让人感到担心的是:这个口子一开,会不会让狩猎变成滥杀?关于是否可以对藏羚羊等保护动物开展狩猎活动,引发了激烈的辩论。存在了20多年的都兰国际猎场以他们经验证明,适当的狩猎不但会有效地控制野生动物的数量,也能够缓解野生动物和当地农牧民争夺自然资源的矛盾。那么,要让狩猎真正能够做到可控,能够形成狩猎和猎场保护的良性循环吗?下面是记者的调查。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蒋劲松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也没有任何专家在受到这个质疑的时候说,野生动物的数量已经多到必须靠狩猎来控制的情况。

  清华大学副教授将劲松坚决反对狩猎,他认为允许狩猎有可能导致滥杀。而长期在青海进行科研工作的蒋志刚则认为,都兰的岩羊数量已经到了需要进行管理的程度。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志刚表示,对野生动物,应该进行积极地管理,有时候野生动物的数量会过度增长,很多地方会进行一定的狩猎。都兰有4万多只羊,如果每只每天吃两公斤草,那就是80吨。

  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100个国家都开放了自己的国际狩猎市场,如欧洲、非洲、美洲、澳洲的大多数国家以及亚洲的一部分国家。以美国为例,2006年,参与大型野生动物狩猎的人数达到1070万人,总金额约118亿美元,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负责审批狩猎活动并签发狩猎许可,从许可中获得的收益用于野生动物的保护和管理。

  按照国际市场的标准,2000年时打一只岩羊的价格是5000美元。这样算下来都兰猎场在2006年之前收入可以达到400万美元左右。

  青海省林业厅副厅长郑杰说,那部分钱的60%要由地方政府收取,40%由省上、州上来收取,省上收取这笔钱,除了猎人在省上吃住行的费用以外,剩余的资金全部用于全省的资源保护。

  青海省都兰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孟红梅告诉记者,他们保证从狩猎所获得的收入百分之百用于野生动物保护,及时公开透明地向社会各界公示经费的使用情况,欢迎社会各界对他们的监督。

  虽然当地官员表示,狩猎获得的经费将全额用于野生动物的保护,但是毕雁英也坦率地告诉记者,目前中国的法律体系里面,缺乏对狩猎活动监管的细则。

  狩猎动物的价格究竟如何制定,谁来监管狩猎的资金使用,怎样动态监控野生动物的数量,如何防止狩猎变成滥杀呢。

  国际关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毕雁英表示,目前还缺少相应的法律体系,这是当时她在现场质疑当地监管部门的原因,需要有一个更加严格的刚性制度,来保障资金最后全部用于野生动物保护。

  毕雁英认为,如果法律监管缺失,本来是为了保护而开展的狩猎,有可能成为“挂羊头卖狗肉”的招牌,甚至,从野生动物身上得来的钱会以不为人知的方式滋生新的腐败。也正是因为这样,有很多声音要求信息都能以透明的方式向公众公开,法律也应跟得上时代的步伐。

  青海省林业厅副厅长郑杰说,比方说国内开展狩猎,利用资源,使用和分配收益,都应该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进行法律规范,同时把这些东西上市公布,让世人理解和了解资源利用最终达到的目的,利用所取得的成效。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吕植说,第一,信息要更加公开透明。第二就是逻辑底线应该有更清楚的说法。

  半小时观察:让狩猎合法透明,切实保护野生动物

  从1988年我国制定《野生动物保护法》至今,保护野生动物已经深入人心,对藏羚羊的保护,多年来已经成为保护野生动物典范。而这次允许外国人来华狩猎让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保护野生动物的观念受到极大的冲击。

  实际上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禁止非法猎杀,可以经允许狩猎。而在都兰国际狩猎场2006年之前的狩猎活动中,狩猎费用按比例分配,从省里到农牧民个人都有收益。从理论上讲,合法狩猎的确有助于保护野生动物和改善农牧民生活。但是让人担心的是,当狩猎形成产业,在经济利益的诱惑之下,谁来监管合法的狩猎会完全遵守游戏规则,谁能保证狩猎的底线呢?

  真诚希望,开放狩猎的同时,一定要建立起一套完备的监管体系,公开公正的透明管理才是狩猎合法合理存在的基础。

用户: 密码: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