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财经频道>国内财经>正文

孟山都之变

http://www.aweb.com.cn 2009年07月16日 16:23 农博网

  转自: 新财经

  百年孟山都

  孟山都公司创建于1901年,最初是一家化学公司,后来逐步拓展到农业、生物科技和制药领域,2000年10月重新在纽约股票交易市场挂牌(股票代码MON)。该公司目前拥有世界上许多最先进的生物科学技术,其生产的转基因农作物基本上垄断了全球转基因市场。一百多年来,孟山都经历了数次转型,买进和卖出了无数企业,接受了无数人的赞赏和抨击,打赢也打输了无数场官司。两年前,转基因技术把孟山都推向了舆论的前台。今天,仍然在争议的漩涡中挣扎的它,又因辉瑞与法玛西亚的合并而被迫走向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孟山都的发展史

  创业

  孟山都公司的创始人名叫约翰·奎尼(John Francis Queeny),他在一家叫做“梅耶兄弟制药”的公司当了三十年职员之后,1896年携妻子来到圣路易斯城,开始了创业历程。1901年,奎尼依靠瑞士化学家维伦博士的技术建立了孟山都化工公司,并在圣路易斯市区建立了自己的加工厂,开始生产和销售一直由德国人垄断的糖精。

  发展

  很快,孟山都公司生产的糖精全部找到了大买家——可口可乐公司。第一种产品大获全胜后,公司又增加了咖啡因和香草两个品种。1905年,公司第一次实现了10600美元的盈利。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孟山都被推到了历史的转折点,一改过去原料完全依赖从欧洲进口的状况,开始自己生产原材料。也就是在这一阶段,孟山都开展了一系列激进的扩张与收购行动,销售直线增长,1915年就达到了100万美元。一战过后,孟山都成为全美最大的阿斯匹林生产商,这一地位一直保持了六十多年。

  扩张

  1918年,孟山都完成了第一次收购计划——收购伊利诺斯州的商用酸公司,从此开始了扩张的步伐。1928年,奎尼身患癌症,让位给自己的儿子艾德加(Edgar)。艾德加是沃特·迪斯尼的挚友,制作过许多有关野生动植物的影片。此人不仅具有艺术家的气质,在经营上也颇具天赋。从三十年代开始,艾德加率领孟山都先后收购了俄亥俄州和西弗吉尼亚州的两个橡胶实验室和马萨诸塞州的化工公司。1929年10月10日,孟山都化工厂在纽约股票市场上市,当天的股价为77.75美元,没想到上市还不到一个月,10月29日,纽约股市就发生大崩盘,孟山都股票收盘价猛跌至47.5美元。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孟山都参与了美国政府的多个研究计划。1943年,孟山都在美国政府指令下,组建得克萨斯城工厂,生产合成橡胶的原料苯乙烯单体。不幸的是,四年后,一场大火将工厂夷为平地。化学品的潜在危险在人们心头投下了可怕的阴影。

  五十年代末,塑料、合成橡胶和表面涂层在孟山都销售总量中占到了30%的比例,医药、调味精和调料剂则占40%。随着农业和其他部门的成立,孟山都的销售额在1962年达到了10亿美元。由于经营范围的扩大,1964年,“孟山都化工公司”更名为“孟山都公司”。

  转型

  1972年,曾担任“宝洁”公司执行副总裁的约翰·汉利(John W. Hanley)被任命为孟山都总裁,成为孟山都历史上第一个担任总裁的外来者。同年,美国政府通过了“洁净空气法案”和“洁净水法案”,还组成了环保机构EPA,越来越多的法律法规随之陆续出台,整个社会都开始把目光集中在安全和环保问题上。在这种环境下,汉利总裁开始重新审视孟山都的长期策略,决定进行战略转型,把重点转移到生物技术领域,主要侧重高价值专利化工产品的生产与新产品研发。

  1976年,孟山都组建了Cycle-Safe部门,开始生产世界上最早的软饮塑料瓶。可是,这种瓶子很快就因有致癌之嫌而被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禁用,该公司因此停产。孟山都在法律和政治方面做了多重努力,经过长达七年的时间,才终于被获准生产新型饮料瓶。孰料市场无情,此时的软饮塑料品市场早已被其他人占领,孟山都七年辛苦付之东流。

  1981年,孟山都收购了一家制药企业,开始从商用化学品向高价值专利产品和新技术产品方向转化。第二年,孟山都科学家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改变了植物细胞的基因,实现了生物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从1985年到1993年,孟山都进行了重大战略重组,将重心更多放在生命科学、农业、医学与食品上。从1995到1997年,孟山都在生命科学领域进行了大量收购活动,彻底抛掉了Solutia之类污染环境的化工产品公司,将重点调整到农业领域。1997年,孟山都推出了大量生物技术新产品,受到市场的热烈欢迎,其中“Roundup Ready”玉米在推出当年就被抢购一空。

  2000年3月,孟山都与法玛西亚(Pharmacia & Upjohn)合并,组建“法玛西亚公司”(Pharmacia Co.),其农业部分仍然保留了孟山都的名字。这场联姻可谓是双赢的结果,法玛西亚获得了实力雄厚的西尔制药公司,而孟山都则由于法玛西亚承担了其九十年代大举收购而造成的大多数债务,得到了喘息空间。不过,孟山都因而逐渐失去了在制药领域的优势,在农业领域的获利范围也缩减到四种主要农作物:大豆、玉米、小麦和棉花。同年十月,孟山都(MON)重新在纽约股票交易市场挂牌。

  2002年8月13日,辉瑞宣布以60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法玛西亚,法玛西亚将所持有的84%的孟山都股份,按照每持有一股法玛西亚普通股,将获得0.170593股孟山都普通股的比例分拆给自己的股东。至此,孟山都成为一家纯粹的农业生物技术公司。

  孟山都的核心竞争力

  早在几年前,就有业界人士评说,孟山都正在创造一个崭新的行业,将传统经济向生物经济转移。目前美国大约有80%的大豆田里种的是转基因大豆,30%玉米地里种的是转基因玉米,而在全球种植的基因改良农作物中,大约90%使用了孟山都的技术。孟山都的许多产品都在美国及世界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比如,它生产的“农达”(Roundup)除草剂、控制玉米杂草的除草剂和Posilac牛体托品(一种奶牛产奶促进剂)在全球销量第一;它的玉米和大豆在北美、拉美和亚洲销量第一;它的小麦(不含转基因技术)在欧洲市场位居第一。2001年,孟山都生产的具有防虫和抗杂草特点的种子产品在全世界同类产品市场上拥有90%的市场份额。

  孟山都的创业者很早就提出了公司的四个美德——决心、创新、领先和远见。一百多年来,孟山都人一直秉承这些传统,在科学技术上不断进行开拓和创新,使公司在农业、生物技术和制药领域一直保持着世界领先地位。

  农业:孟山都是全球农业的领导者,其农业化学产品居世界领先地位,最著名的就是畅销全球的“农达”除草剂。

  生物技术:孟山都在世界上首次完成了转基因农作物的研究并在商业上成功推广,代表产品有抗玉米螟虫的“保丰”(Yieldgard)牌玉米,抗棉铃虫的“保铃棉 ”(BollgardR),抗虫的NewLeaf R土豆,抗“农达”的大豆和棉花。

  制药:在分拆之前,孟山都生产医药制品的公司——西尔公司在开发和销售治疗关节炎、高血压、失眠、溃疡、消炎、妇女保健等药品方面一直占有世界领先地位。

  孟山都的商业策略,主要是利用“农达”品牌持续提供的现金流,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降低生产成本。同时,持续为农民提供具有更高附加价值的除草剂,并以新的产品方案以及更有效的生产能力支持Posilac牛体托品的发展。孟山都充分利用自己的基因开发能力,培育杂交品种和变种品种,开发出更多的生物技术特征(如抗杂草,防虫等)。强大的种质资源使它有能力让更多高品质种子在商业上成功推广,同时也有助于不断推出新产品。与此同时,孟山都努力取得大众对生物技术的接受和支持,争取更多新产品获得国家批准,从而将现有的种子品牌和生物技术特征推广到新兴市场。

  分拆后的孟山都依然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农业生物技术,它借助专利保护垄断了转基因产品市场。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巨型公司无疑是转基因研制及应用领域的“微软”,这也正是许多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多年来一直努力抵制孟山都转基因产品进入的重要原因(此外,还有安全性的考虑)。由于没有达到同等技术水平,对孟山都任何一个产品的准入,都可能导致该市场一夜之间被孟山都鲸吞,无论从政治利益还是商业利益上来讲对本国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在孟山都历史上,曾经产生过许多科技第一。1982年,孟山都的科学家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改变了植物细胞的基因;1989年,孟山都生产的世界第一种抗溃疡药品Cytotec被获准使用。孟山都的核心竞争力,来源于其强大的研发能力。无论从人力资源还是研发资金投入上看,孟山都所做的努力,都远远超过了竞争对手和行业的平均水平。孟山都公司很早就创立了一个“科学认知项目”,吸收卓越的科研人才组成自己的科学家队伍。今年,又有43名科学家加入这个项目,使得孟山都的科学家总数达到了70人,并且拥有世界生物技术领域最伟大的科学家。1999年,孟山都的四位科学家被克林顿总统授予了代表全美最高水平的“国家技术奖章”;2001年,孟山都的退休科学家William S. Knowles博士获得诺贝尔化学奖,他发明的药物L—DOPA目前为止仍然是世界上治疗帕金森氏疾病的最佳药物。

  孟山都在研发方面的投资从来没有间断过,仅2000年一年就达到了6.95亿美元。2001年,孟山都公司将5.5亿美元中的83%投入到种子与生物科技的研发项目中,而行业的平均水平则只有29%。据专家估计,孟山都一个公司的农业研发实力,就可以与整个中国相匹敌。孟山都不但自己拥有许多著名的实验室作为研究机构,同时还通过一系列收购活动,以及与诸多大学建立合作关系,将许多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揽于旗下。1981年,孟山都不仅在Creve Coeur园区建立了新的生物技术实验室,还与华盛顿大学等许多大学达成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协议,共同进行生物医药等方面的研究。自1995年开始,公司用于收购主要农业公司或与他们建立合作关系的资金超过了80亿美元。

  孟山都的麻烦

  从2000年开始,由于人们对转基因食品看法不同,孟山都一直处于争论的漩涡中心。目前在美国各大市场上,随处可见转基因农产品。而且,由于转基因农产品具有抗病能力强、产量高等特点,所有国家的农民都打算在未来5年提高25%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量。在孟山都眼里,转基因技术能够给自己带来巨额利润,它无疑是个天使。而在反对意见看来,这个技术简直就是个魔鬼,他们一直无法相信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虽然很多公司都在生产转基因产品,如Novartis,Dow,杜邦,Agrevo,Zeneca,Eli Lilly,但是因为孟山都是转基因公司的带头人,反基因活动家们总是喜欢把矛头直指向孟山都。他们抨击孟山都一惯使用“铁腕政策”将转基因农产品推向市场,以谋求自己在全球的垄断地位。同时,多年来,绿色和平组织也一直是孟山都的死对头,他们甚至把孟山都说成是“生命海盗”,是邪恶技术的代表。

  孟山都变局

  针对收购事件对孟山都可能产生的影响,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韦菲利宣称,分拆过后,孟山都仍将保持自己在农业领域内的领导地位,继续执行有关种子、生物技术特征以及农业化学产品的联合解决方案。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以来,孟山都股价跌幅已经将近一半。分拆后的孟山都要获得投资者的青睐,必须解决一直困扰它的债务问题,以及公司业务单一、核心竞争力逐渐丧失等棘手问题;此外,孟山都的命运,似乎还有赖于公众对转基因产品的接受速度,以及美国政府对专利的批准情况。

  问题

  债务问题

  九十年代初期,生物科技热潮席卷美国和世界各地,孟山都也进行了一连串的收购活动。事后,就连公司总裁韦菲利都承认,公司当时有点自命不凡,被自己的技术冲昏了头脑。仅在1996年,孟山都就分别以1.5亿美元和3.4亿美元的价格买下Agracetus 的生物技术部分和加州生物技术公司Calgene;后来,孟山都又为购买Cargill的种子工厂花费14亿美元,为购买Delta & Pine土地公司花费18.2亿美元,为购买Dekalb付出了23亿美元。随着生物科技热潮的降温,由收购所带来的后遗症日渐凸显。

  虽然2000年借助与法玛西亚合并,孟山都有了喘息之机,但是今年的分拆等于是移走了法玛西亚的财务保护伞。但是韦菲利一再强调说,孟山都不存在负债方面的问题,因为他们已经用现金流取代市场占有率,作为首要实现的目标。预计今年的流动资金为4亿到4.6亿美元,明年为5亿美元。

  收益问题

  现实是,由于拉美业务1.67亿美元的坏帐冲减以及“农达”除草剂的销售放缓,孟山都已经将2002年的收益预期削减为原来的三分之一。今年第二季度,孟山都的净利润已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百分之六十以上,至1.47亿美元,合每股收益56美分。同时,由于美国今年春天雨水过多,玉米和大豆的栽种遭到推迟,几乎占孟山都45%收入的拳头产品“农达”除草剂不得不被延缓使用。在今年的前两个季度,“农达”除草剂在美国市场上数量和售价上都下降了13个百分点,使得整个销售额下降了20%,降至12亿美元。由于竞争对手的出现,收益也下降得非常迅速。更糟糕的是,该产品的专利保护即将到期,孟山都必须尽快采取办法保护好这棵摇钱树,否则根本无法保证研发费用的来源。

  竞争问题

  不只是除草剂,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开始推出自己的转基因产品,而且许多都已经取得了成功。以中国为例,在孟山都和中国共同开展的几个有关棉种的合作项目中,中国农民对孟山都产品的兴趣已远远不如前几年那么高,中国自己的转基因棉种对孟山都棉种形成了不小的冲击。目前,Syngenta等竞争对手已经开始进入生物技术领域。如果孟山都的市场份额继续下降,它就再也不能从转基因农作物中获利,最终可能又会成为被收购的对象。

  此次分拆,标志着孟山都转变为一个纯粹的农业生物科技公司,连首席执行官韦菲利都说:“(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像我们这样把赌注全部压在了生物科技的未来上。”这正是症结所在。和竞争对手相比,孟山都产品过于单一,杜邦公司和陶氏化学公司则除了生物科技,还有化学产品业务可以依赖,在竞争中可能会比孟山都更多韧性。

  民众认识问题

  在孟山都首席技术长官的办公室里,有这样一幅卡通画,上面写道:“我举双手(两个拇指)赞同转基因食品”,在画面上,一位身材胖胖、头发乱乱的老教授举起了左手突出的两个拇指。虽然这幅画足以说明孟山都的高官们已经开始以一种幽默的态度对待反对意见,但是必须承认,公众对生物技术的接受速度还远不如孟山都希望的那么快。

  专利批准问题

  据说,一年前,韦菲利就对媒体诉说了自己希望三个申请得到批准的愿望,结果并不随愿,政府只批准了一个。现在,孟山都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生物技术专利申请能够尽快得到批准,但是谁也说不准会快到什么程度。

  行动

  不管怎样,为了解决现有和可能出现的问题,孟山都已经开始了全面行动。

  今年8月9日,孟山都出售了十年期价值6亿美元的票据,利用这笔资金来偿还借款,从而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集资计划;8月23日,他们又公开发行了十年期面值2亿美元的债券,以解决长期债务问题。此外,早在2000年的时候,孟山都就通过把精力集中在四种主要农作物的做法,将当年第二季度的研发费用减少了2800万美元。今年四月,公司又宣布将对其在北美、亚洲、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部分实验人员和行政人员进行裁减。同时,他们还计划关闭一些工厂,对其拉美公司做出改动,尤其减少其在巴西和阿根廷的金融风险。据称,此次重组的成本将高达1.24亿美元。

  华尔街的观点

  在华尔街,分析师们对孟山都的未来表现持不同态度。有一些分析家认为,“农达”专利即将到期,失去专利保护后,利润可能下降,这一前景已经让许多投资者迟疑不定了。而针对孟山都购买长期债券的做法,穆迪分析师认为,这是一项明智之举,因为分拆使得孟山都不可能继续依赖法玛西亚偿还自己的短期债务。

  另外一些分析家相信,孟山都的农业业务已经成熟。他们认为,首先孟山都已经对“农达”专利到期的问题做好了准备;其次,它的四种核心作物(玉米,大豆,棉花和小麦)最能带来利润;第三,孟山都正试着去磨自己的棱角,开始适当增加无需转基因技术就能提高作物产量的项目,这些项目往往不会受到公众的抨击。看来,华尔街似乎并不十分担心孟山都在农业方面的表现。

  目前,市场上已经传出了孟山都可能再次被收购的猜测。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巨型公司究竟会走向何方?也许等待是最好的答案。

  孟山都在中国

  历史

  自20世纪二十年代开始,孟山都公司就开始了与中国的业务往来。1923年,孟山都首先用糖精敲开了中国的大门,香兰素、香豆素和阿斯匹林等产品也随后进入中国市场。五十年代初,孟山都公司在香港设立了销售机构,建立了自己在远东和中国地区的第一个市场和销售办公室。八十年代以来,它又先后在上海、广州和北京设立了代表处,还致力于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寻找可能的投资项目。目前,孟山都与包括国家科技部、卫生部和农业部在内的许多国家机构都建立了联系。

  现状

  到目前为止,孟山都公司与中国的合资项目,主要是在河北和安徽分别成立了“河北冀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和“安徽安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在河北建立的可持续发展示范村,以及中种迪卡种子有限公司。

  1996年11月,孟山都公司与河北农业厅下属的河北省种子站以及美国岱字棉公司合作成立了第一个生物技术合资企业,河北冀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第一次将保铃棉棉种带入中国市场。该项目的迅速成功,带动了其他合作项目的产生。1998年7月,孟山都又成立了安徽安岱棉种技术有限公司,引进了转基因棉种之后,棉农的种植成本降低了大概20%左右,安全性也有显著提高。

  目前在中国,孟山都合资公司的竞争对手主要是农科院专家郭三堆生产的转基因产品,但是他们也面临着假冒产品、法制不健全等同样的问题。

  此外,孟山都公司还与农业部全国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国际矿业公司(IMC国际公司)以及加拿大国际发展机构共同在河北省永年县陈刘营村建立了可持续农业示范村,通过效果展示,推广抗虫棉种子。据介绍说,该示范村项目对于中方来讲,可谓获益匪浅。首先,全国农业推广中心收获很大,学到了不少国际上流行的项目管理经验和方法。孟山都有一整套农业技术推广的先进方法,提出了“农民第一”的概念,采用科学的调研方法,在深入农户,为农民召开研讨会,对项目进行进度监测等方面工作都做得非常细致。其次,农民收获也不小,主要是在观念上得到了改变,获得了许多先进的种植经验。

  除此之外,孟山都还与中国种子集团公司合作,于2001年1月在北京成立了中种迪卡种子有限公司,其中孟山都占了49%的股份,中种集团占了51%的股份,由中方担任集团主席,目前主营杂交玉米和向日葵种子。

  未来

  早在有关转基因产品的管理条例公布之前,由外经贸部、农业部和国家质检总局组成的中方代表团就与美方代表团就转基因农产品临时措施事宜相互通报了有关情况。在今年二月与朱钅容基总理的谈话中,布什总统还特别提出放松转基因条例的要求,结果遭到中方拒绝。有关该条例是否会推迟执行的问题,一直成为讨论的焦点。美方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该条例可能剥夺孟山都公司在中国这个世界人口最多国家做生意的机会。 ■

  附录:

  中国加强对转基因产品的安全管理

  卫生部新近发布2002年第6号公告,根据卫生部《转基因食品卫生管理办法》和农业部第190号公告《转基因农产品安全管理临时措施》,自2002年12月21日起,卫生部将接受转基因食品食用安全性与营养质量评价的申请。

  据国务院2001年5月23日发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的规定,农业部于2002年1月5日发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管理办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于3月20日开始实施;今年3月21日,农业部发布第190号公告——《转基因农产品安全管理临时措施》,允许境外公司向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提出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证书的申请,农业部将按有关规定做出批准或不批准的决定。为使自申请到批复的270天内转基因农产品贸易正常进行,农业部采取以下临时措施:向中国出口转基因生物的境外公司可在申请安全证书的基础上,持本国或第三国有关机构出具的安全评价有效文件,向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办公室申请“临时证明”,对审查合格者,农业部将在30天内发给“临时证明”。进口商可持境外公司已取得的“临时证明”办理报检手续,并按《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的规定进行标识。该临时措施有效期截止到2002年12月20日。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的新闻
推荐图片
广告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