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财经频道>公司>总裁在线>正文

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剑南春白酒生产恢复

http://www.aweb.com.cn 2009年04月30日 09:23 农博网

  一年很快,转瞬即逝。痛彻国人骨髓的地震发生近一年后,网易财经再次回访那些位于灾区的企业和那些掌舵当家的企业家。

  去年位于灾区绵竹的剑南春成为唯一一家受损的名酒企业,地震一周年后它再次受到了关注。震后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表示,剑南春共损失10个亿,但是窖池保持良好,并且员工无一人死亡,今年初乔天明宣布剑南春的白酒生产能力已经恢复。

  正在修复的剑南春办公大楼

  在剑南春,去年受损的办公楼正在修复,工人们正在办公楼周围的支架上紧张忙碌。电锯声和敲击声抵销了我们近在咫尺说话的声音。现在剑南春主要的行政部门都搬到板房内办公,作为剑南春董事长的乔天明此时也正在板房内忙碌的处理每天的工作。

  剑南春董事长乔天明

  容身板房办公的乔天明很忙,几分钟内,有三位部下向他请示工作,他签署了数份文件。其中一份文件有一串很长的名单,秘书说那是剑南春今年新招聘的员工名单。在详细的看了后,乔签下自己的名字。

  去年剑南春遭地震之劫,10亿财富随之烟飞灰灭,陈酿酒的损失更让网友为之叹息。当时一位在现场的员工说,酒像瀑布一样从储酒车间的二楼飞流直下。不过令人庆幸的是剑南春赖之产酒的窖池没有损坏,窖池的微生物环境仍然保持完好。乔天明说,这是我们的希望,也是我们未来生产和幸福生活的动力。

  一年的时间,很多四川人被媒体不断的追问,心酸的眼泪流完再流,他们不断被动的重复讲述自己的过去。乔天明对于过去不愿多谈,人死了,钱还在是悲哀;钱没了,人活着就是希望的动力。他引以为傲,地震中剑南春没有一位员工失去生命,“他们都是财富,是集团难以失去的宝贵财富。”

  乔天明说地震后他在反思,地震夺走人的生命,在天灾面前我们能做什么样的抗争?

  乔天明认为成立一支专业的地震救灾部队刻不容缓。

  以下为访谈的文字实录:

  网易财经:剑南春是这次地震中唯一一个遭损的白酒名企。一年过去了,我们剑南春在灾后重建过程中做出那些努力?

  乔天明:震后第二天,剑南春就确定了恢复重建规划,全钢结构的新建包装中心选址完成;震后第26天,“天益老号”等部分酿酒车间正式恢复生产;震后第96天,全钢结构的新建包装中心投入运转,剑南春恢复市场供应,产能达到震前的60%。震后重建,防震是重中之重,经费紧张又是必须面对的客观现实。“好”与“省”成为一对矛盾。我们科研人员针对地震中贮酒陶坛的毁损,经过反复实验,比较各种防震措施,创造出在陶坛库中用沙土铺设防震层防震的新方法,收到了科学、实用、安全、经济的效果。现在我们生产能力完全恢复,不过由于包装车间受损较严重,最后成品酒出厂比震前有所放缓,大约有震前的60%左右。

  网易财经:一周年之际,回顾过去你对这次地震有什么思考?

  乔天明:思考很多,在今年人代会期间,我着重提出了一条建议,就是要建立一支专业的地震救灾部队。

  网易财经:恩,今年两会上您是作为第一个建议提出来的,您也非常重视,但是也有一些网友有一些看法,比如您提出来这只部队只用千人左右,这个您是怎么考虑的?因为这个人数不多的话,大家不太理解,人数不是越多越好吗?

  乔天明:我跟你讲,为啥我要提出这个建议,实际上我这个建议不是今年人代会期间提出来的,应该是去年5月17号,应该是5月17号就开始提。因为当时还很混乱,我是全国人大代表,但是我全国人大代表的一些资料什么的全都不见了,也找不出来,也没办法。所以我当时草草起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让我们一个全国人大代表,他是二中的,姓黄,委托他去给我寄出去。当时寄出去以后呢,因为他不仅仅是九寨沟的,还有很的其他方面的意见和建议。人大代表这方面我提的东西太多,他说不好撰,你要搞一个专门的东西,或者意见,当时我实在是没时间,所以这个意见早就提过去了,然后今年人代会期间就专门把它提出来,做了一个建议。也因为人大代表期间要做议案的话,还有很多的活儿比较复杂,所以做成了一个建议。

  为什么要做这个建议呢,这个道理也很简单,因为我们这个国家是一个多灾的国家,尤其这一次512大地震,很多人没有亲身经历。当时的状况,没有亲身经历的人,他对这个没有什么感悟。不管是看照片也好,看录像也好,跟亲身经历的人的感受是有区别的。

  网易财经:是不一样的。

  乔天明:对,因为我们国家习惯于一旦出现灾害的话,首先想到的就是救援,水灾救援去了,火灾救援去了,地震灾害也是救援去了,这是我们国家一个非常好的传统。但是随着现在的情况和以前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了,比如唐山大地震的时候,一般的房子质量不好,房子倒下去过后,有人就就可以抬出来,砖啦什么的,有人就会把他刨出来。现在这个不一样,比如四川512大地震,压下去的都是钢筋、水泥,非常重,人工是抬不起来的,他得需要两个问题,要说有效的救援就需要两个问题:一个是专业的技术,另外一个需要专业的工具。如果有了专业的技术和专业的工具的话,他救人的速度和效率就很高了。你比如说解放军或者其他哪个来了100个人,这100个人大家得有工作效率,没有工具或者只有一些简单的工具,他需要把压到人的钢筋、水泥扒开,就需要专业工具,把人救出来,没用,人抬是抬不起来的。在这种情况下还随时可能发生其他的余震,就很困难。

  所以说我在想假设我们有一支专业的队伍,平时的时间就训练,他训练的科目不是去战斗,他不是去学习技术,他是干什么呢,就是救灾。地震发生灾害了怎么样去救,用什么样的工具。其他的比如说火灾有什么样的工具怎么样子救,他可以针对一些专业的知识进行专业的培训。那么培训为啥子我说一个团的编制就可以了,一千人,比如现在一个团,2、3年一茬(部队退伍年限),他专业培育这些人3年一茬,那三十年是多少人?如果用30年,你算算看,就是10倍。

  网易财经:他们也受过专业的训练。

  乔天明:就是一万多人,有一万多专业训练的人他是什么概念,有专业知识,有专业的工具是什么概念。你要有一个权威的部队,不然地震来了,麻烦,几个小时才到灾区,坐飞机也是,不管你到哪里都是。这样的话,坐飞机从地震发生到专业人员的到来,三个小时。

  网易财经:三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乔天明:完全可以到。

  网易财经:这样来说,三个小时到的话,大大的减轻了地震的伤亡率。

  网易财经:时间、技术、工具。

  乔天明:对,这个是缺一不可,所以我敢讲,它可以达到以一挡十,甚至以一挡千的作用。

  网易财经:对,而且他们来说的话,可能因为他们的专业技术比较熟练,而且有专业的工具,他可以第一时间就把所有东西都带过去。不然可能因为大家没有什么工具,导致大家比较混乱。

  乔天明:对,可以节省时间,比如早一点到来,他们的血没有流干,他就活了。早一点出来,如果他受的伤很简单就恢复了,时间长了就没有了。实际上地震真正压住的人,真正压住的死亡人数,就是真正压的刨不出来的人,压死的他并不算多。真正有很多是他并没有压死,因为他受伤大出血,时间长了就完了,是这个样子的。

  还有一个我为什么说他要一个团的编制就可以了,因为一个团的编制虽然小,从现在开始训练,若干年以后人就应该是很多。因为现在你去弄一万人去训练,浪费,也不是随时发生灾难,不是这个样子的。另外还有一种可能,我们这种专业的救灾队伍还可以救援其他国家。

  网易财经:对,前一段时间就有其他国家发生地震了。

  乔天明:因为他要出去的时间要很短的时间就可以了。

  所以就是说为什么不是人越多越好,他这个也不是说专门救地震灾害,你地震灾害做一个课题,战士们怎么样对付余震,怎么样快速的把人救出来。平时训练的他没事呀,可以想想火灾怎么避,水灾怎么避,大面积的森林火灾怎么样子避等等。

  还有一个,这个编制对我们国家来说负担不是很重,应该办得到的,因为我们国家毕竟是一个多灾害的。包括其他方面,抗洪,他得有专业知识,有勇敢的精神不是说是错的,但是我们能做到的为什么不做。

  网易财经:但是现在来看的话,您觉得这个建议实施的可能性有多大?

  乔天明:可能性非常大。因为一个是太需要了,二是这个事情不是太麻烦的事,应该是能做到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应该是办得到的,我们确实需要这个。5月17号对这个方面还做了很多,比如说一个惯例等等,现在都记不得了。

  网易财经:您的这些建议有过系统性的对外进行过发表吗?

  乔天明:没有。

  乔天明:比如说当时来了很多志愿者自驾去,如果5个人去的话,基本上下了就跑,就是这么个状态,就是管理比较混乱。另外还有一个建议,当时我还建议我们的政府进行小规模的应急训练,至少对部分官员进行灾害应急处置的训练,到时候不知道怎么办了,这完全是可能的。比如说站在新增灾难面前的领导,他非常关键,他一站出来,那大家的速度就快了。他并不是他一个人,有一群人呢。所以这个东西还有一个,比如说我们国家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国家的血液捐献,大家可能都不知道,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问题。

  比如这一次5月12号,我们职工医院收治了一个来自农村的灾民,他的主要问题就是流血不止,他因为下来到我们这里来大概也需要半个小时,到我们这来血止住了,但是已经流了很长时间了,他失血过多,当时需要什么呢?那就需要输血。所以当时我把我们职工医院的负责人拉过来,我去看了他三次,我就问他这个事情,我问我们有没有血浆,他说没有,我们的医院小嘛,没血浆很正常,我说我们有没有护理工具,他说没有,我说知道我们的血型吗?他说不知道。你不用说,当然这个人最后是活过来了,因为他运气好。假如没有给他输血的话,他不就死掉了嘛。比如说我知道我的血型是什么,他自己知道,那个他自己懂就没有问题,谁都会给他输血。所以我说我们国家还应该建立这个东西,就是知道谁的血型是什么,要有一个整体,至少他自己知道。因为灾难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如果你的血型大家都很清楚,他扎几针就可以了,这不解决了嘛。

  网易财经:您这是一些实战的总结。

  乔天明:应该说是一种想法。这个是没有办法的,比如说他还有一个救援物资的输导的问题,他都需要一定的调度。所以当时大概是六点建议。

  我还要着重强调一点,还有一个是对人的教育。所以当时有一点建议就是灾害教育,你自私可以,但是你不能危害公众的安全,这个是不行的,当时没有人报这个事情,但是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所以我们的国民教育,灾害教育是必须的。这些东西我们作为人民代表来讲,只是提建议,我把我们的想法贡献给大家。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张启安)

    (文章来源:网易财经)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的新闻
推荐图片
广告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