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农博首页>财经频道>公司>公司报道>正文

“沙漠奇人”吴子申:来自荒漠的财富传奇

http://www.aweb.com.cn 2009年03月25日 14:14 农博网

  文︱乔小峰  来源《富》杂志

  全球化的生态恶化问题、粮食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给人类带来无尽困扰,出身机关职员的吴子申却从中捕捉到商机,闯进荒漠淘“宝”,不到八年,创下拥有12家子公司、年产值超过100亿的产业集团。

  在内蒙古,吴子申被农牧民们亲切地称作“沙漠奇人”。他一手创下的永业集团,扎根荒漠、土地,将沙草种植和生物科技完美融合,形成年产3000吨黄腐植酸、1000吨动物生命素、10000吨植物生命素、100吨苦参总碱、5000吨消杀剂及日化系列产品、500吨保健食品的生产规模,年产值达到近百亿。

  吴子申常常挂在口中的话是:“我们不仅要让农牧民朋友富起来,更要让沙漠绿起来,要把沙产业、草产业做成永恒之业!”“沙漠奇人”的特别之处不只在于他的经营成就,总能在众人唱衰的环境下看到机会与希望,出其不意地出招,才真正让他与众不同。2008年,全球股市一片低迷,吴子申却选择在此时逆行情上市,并成功在美国融资1935万美元,成为华尔街为数不多几个成功融资的企业之一,被投资家们视作“平安穿过金融危机的异类”。

  代理电子产品,赚得人生第一桶金

  1994年,在内蒙古政府机关当职员的吴子申到通辽乡下调研,第一次接触到农村和农民,他被深深震撼了。这次经历也改变了他的一生:“在农村那段时间,我深刻感受到农民的贫苦和无奈,他们并不是懒,而是无力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他们不是没有致富的愿望,而是致富无路。当时我就想‘穷则独善其身,富必将兼济天下’,如果我将来做企业,一定要帮助农民走科学致富之路。”

  吴子申意识到,要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仅仅出钱出物无法解决问题,必须建立一个强大、深远的循环经济圈和利益链。他从当地“围沙造林”的示范基地得到启示,看到沙漠里蕴藏的商机:在沙漠里种植高经济价值的沙漠特有植物,可以沙里淘金,带动农牧民增产增收。

  吴子申看到了商机,但是没有资金,怎么办?一开始,他选择了做电子产品贸易,和几个朋友在内蒙古代理销售“步步高”“名人”等电子产品,很快赚得人生第一桶金,这段经历,也为他积累了丰富的销售经历。

  2001年10月,吴子申利用之前在机关工作积累的资源,成立以化工教授高静为首、多位科学家参与的生物技术研发中心,公司选定的第一个项目是从沙漠植物苦豆籽里提取生物总碱(制药原料),“苦豆全身都是宝,它的豆籽含碱量高,提取出来的生物碱广泛用于医药、化学等领域,经济效益很高;同时豆籽又是高蛋白的牛羊饲料;它的根系深扎到地下,可以防风固沙,并且一次种植,多年收获,越割越旺,投资种植可谓一劳永逸。”吴子申介绍道。

  通过种植苦豆并从中提取生物碱,吴子申初步尝到了甜头,更加坚定了走下去的决心。

  “疯子”进大漠,开出“绿色银行”

  2002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吴子申加入内蒙古沙草产业协会,接触到钱学森院士的沙产业理论,眼界豁然开朗:沙产业将掀起第六次产业革命,可以提供近千亿元的产值;防沙治沙不仅要形成沙漠生物链,还要形成沙漠利益链,沙漠种植业就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实践有了理论支撑,吴子申产生了靠沙发财的大想法,说干就干,在中国“肉丛蓉第一人”郭玉海教授帮助下,他跑到被称为中国秘境的内蒙古阿拉善一口气圈下50万亩沙地,他要让这片黄沙遮天、荒芜人烟的不毛之地全长上梭梭木、苦豆、白刺,然后从它们身上收割肉丛蓉、提取苦豆参碱发大财。“移栽一亩地梭梭木的一次性成本只要800元。从移栽梭梭木到收割肉苁蓉卖钱,大概需要10年的时间,如果梭梭木、骆驼、肉苁蓉等沙漠生物链健全,维护成本和植物生长风险都很低,10年后,一亩地可以获益3万元,相当于在沙漠里种了棵‘摇钱树’,建了个‘绿色银行’。”吴子申充满信心。

  但是,当地人对吴子申的做法并不理解,他们认为永业公司的人是“一群傻子”,当看到吴子申搞完种植基地,又开始在沙漠小镇上建三星级酒店时,他们更纳闷了,“在黄沙吹满天的不毛之地建酒店,简直是疯了!”面对这样的指责,吴子申不动声色:“很多人并没有看到沙里淘金这一商机,也很少有人琢磨着吃第一只螃蟹,其实只要遵循沙漠王国的自然规律,当然还要拥有沙草行业的很多科学技术,800元变3万元就不是神话,而是事实。”他说。

  如今,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傻子、疯子”变成了当地人眼里的“能人”“沙漠奇人”,在他们眼里,永业人一能盖得起绿色环保的三星级酒店,解决了政府接待、百姓休闲的难题;二能建立起苦豆籽、梭梭林种植基地,改善了环境,带来了财富;三能开发天然文化工程。如今,敖伦布拉格的景观已被列为国家沙漠地质公园的一部分,神秘大峡谷更被鉴定为秘境,其预估价值已超过10亿美元。

  峰回路转,研发神奇生命素

  从荒漠里淘“宝”,在吴子申这里,看似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已经没有问题,但这个“变黄沙为黄金”的故事并没有预想中那样一帆风顺。

  2004年7月,吴子申的大考验来了。圈下的50万亩沙地里,由于大面积移栽梭梭木,原有的梭梭木根部菌包被破坏,长不出肉苁蓉;而新栽的梭梭木没有骆驼吃叶子,再生不快;没有骆驼粪便,梭梭木的生长又不旺,整个沙漠生物链完全被破坏,种植园成了老鼠的天堂,回收经济效益成了遥遥无期的幻影。

  而此时,更大的麻烦接踵而至,由于接连几个项目大举扩张投资,永业面临着资金链断裂危机:“我嘛,那时头脑发热,贪大求全,又搞宾馆,又搞旅游什么的,不仅在阿拉善,还在呼和浩特、山西都上项目。一心只想着搞大集团,结果咔嚓一下就没钱了!上门讨债的一天就有好几十人,一大摊子就瘫在那了。”吴子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仍显得心有余悸,“险些葬送了项目!”

  资金跟不上,吴子申决定忍痛砍掉几个小项目,进行战略收缩。但梭梭木长不好怎么办?他只能鼓励牧民们重新养殖骆驼,提升肉苁蓉养殖技术,但这些需要极其漫长的过程。正在吴子申无计可施之际,高静带着新研发出来的“植物生命素”找到他。

  “我把植物生命素喷到梭梭木、苦豆、白刺上面,奇迹出现了,在干旱的沙漠里,这些沙漠植物开始茁壮成长。我一下子从生物链被破坏后的极度沮丧中看到了希望,没有骆驼的帮助,梭梭木也能健康生长,防沙肯定没了问题,这肉苁蓉也是指日可待了,”解决了沙漠生物链问题,吴子申又突发奇想,决定再办个厂,生产植物生命素:“这么好的东西,沙漠植物都能助长,全国那么多农作物不得卖疯了?”

  接下来吴子申找到当年一起做过电子贸易的伙伴孙陶然,说服他一起投资赌一把。有了钱,工厂很快就办起来了,果不其然,植物生命素一投入市场,很受农牧民青睐,在内蒙古、新疆等地一下子卖火了。

  经过这次波折,吴子申意识到:一个企业,除了盈利外,还应思考如何找到永续经营的产业。肉苁蓉的成长周期需要10年,苦豆较短也需要3年,要做成生物制品需要更长时间。因此,除了发展沙漠作物种植基地外,一定还要有一个产品来支撑永业集团产业。

  内蒙古盛产褐煤、风化煤,从中提取出来的黄腐植酸可广泛用于制药、化工、生态农业建设领域,同时也是永业“植物生命素”的主要成分,而永业后来研发出的可以增强动物免疫力、促进生长的“动物生命素”,也以黄腐植酸为主要原料,吴子申决定再建立一个黄腐植酸生产基地,走“以工辅农”的新路子。2004年12月,褐煤、风化煤、泥炭综合利用一期工程投产,永业动、植物生命素这两种产品也成为永业集团后来主打的拳头产品。

  “不同于农药、化肥季节性强,使用受局限的性质,只要是绿色的田地,就是生命素的市场,”吴子申介绍道。

  如今,永业每年生产1000吨动物生命素、10000吨植物生命素,在大半个中国都有了销售网络。同时又根据市场创建了一套“永业致富模式”,“它不仅仅让农民获得一时的增产增收,更重要的是让农民学会致富技能。就是在市场机制的纽带下,在农村以乡镇为单位,设立独家授权的科技服务站。通过服务农民、免费向农民传授科学技术和观念,培训致富本领和培养经济性格相结合。”说起这个愿景,吴子申非常激动。

  按照他的构想,1994年那个“穷则独善其身,富必将兼济天下”的初衷很快就要成为现实。

  下一步,吴子申的目标是要打造一个庞大的“沙漠王国”:“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我就琢磨着还要有更大的发展,我不仅要让50万亩沙漠变绿洲,还要让500万亩的沙漠里茁壮生长梭梭木、苦豆、白刺、沙拐枣、胡杨,不仅长期有效地以沙治沙,更要把沙产业、草产业做成永恒之业!”

  “永恒之业”,这也是吴子申“永业集团”名称的由来。

更多新闻请见专题:永业集团全国营销中心总经理徐楠

    (文章来源:农博网)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相关的新闻
推荐图片
广告联盟